女性生活

女性生活
您的位置:主页 > 女性生活 >

外头冷进来磕:美国政府为何要“官办”毒品注射中心?


发布日期:2022-01-20 13:54   来源:未知   阅读:

  原来,疫情当下,这个美政府官办的“注射中心”,提供的“注射服务”,不是打疫苗,竟然是专业帮瘾君子们注射、等毒品的!

  该“中心”环境安静整洁,免费提供注射工具、消毒器械和各种“专业指导”,甚至还包括避孕套这类的“周边用品”。

  经过专业培训的中心工作人员会参照“安全剂量”,为吸毒者进行”规范化操作”。

  当然,他们也可以选择“自助式”服务~使用中心提供的注射工具,自己上手,工作人员则在一旁监督,以防止注射过量而导致死亡。

  如果发生吸毒过量,中心工作人员还可以及时给他们注射解毒剂——纳洛酮(Naloxone)。

  除此之外,据美国媒体报道,该中心还将为吸毒者们提供医疗保健服务和住房支援等其他福利支持,以帮助他们“融入社会”。而且,以加州为代表的其余美国多州,都要表示要效仿建立相同的“中心”。

  貌似,唯一“美中不足”的,也就是需要瘾君子们自备毒品,美官方中心不提供“注射原料”了。

  其实,早在美国罗德岛州的这家“注射中心”之前,西方世界已经出现了不少类似的“官办吸毒中心”。

  目前,在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欧洲等地大约有 100 个“官办吸毒中心”,其中数量最大的,是欧洲小国荷兰。

  自从荷兰政府在 1996 年开设首个中心后,现在全国范围内已经有了近 40 所。

  根据瑞士自己的调查报告显示,中心设立 30 多年来,吸毒者的死亡率和艾滋病等传染病的传播率均有所下降。

  要说法国的首家“官办吸毒中心”,它的选址很有个性,竟然直接放到了医院里面。

  这就是位于巴黎10区的Lariboisière医院内(新民事医院)的“SALLE DE SHOOT”(法语“危险性较弱毒品消费室”的缩写)。

  法国官方开始定下的拉夏贝尔大街和北站的方案,都被愤怒的当地居民给抗议回去了——他们非常担心所谓“毒品注射站”的建立,会让瘾君子们聚集于自己生活的街区,从而给当地治安带来不稳定因素。

  此外,也有不少政客表示了坚决反对,认为这是通向毒品合法化的一个危险的法律缺口。

  最终,“SALLE DE SHOOT”落脚在了一脚位于郊区的医院。但考虑到不能吓着日常就诊就医的患者,保持医院的正常秩序,瘾君子们需要从医院的侧门,而不是正门进入。

  另外一家位于阿尔萨斯的法国吸毒中心內部。这显然是个“自助套餐”,旁边穿白大褂的负责帮助监督

  那么,以上这些令人瞠目结舌的“官办吸毒中心”,其背后到底是投降派的自暴自弃,还是现实主义者的无上勇气呢?

  1.保障吸毒者的生命安全~注射的剂量有专业人员把控。万一过量了,也能得到及时抢救。

  美国瘾君子吸毒过量死亡的最主要原因,是他们对毒品安全剂量认识的模糊。例如,用A毒品()的剂量去打效果强100倍以上的B毒品(芬太尼)。

  而到了这个“中心”,在“专业工作人员”的“帮助监督”下,则可以避免此方面的操作失误。

  2.让吸毒者远离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不再聚集于一些街区,光天化日之下吸毒(比如下图这个如同“丧尸片”一般的费城肯辛顿大街),可以充分改善市容市貌,并能有效减少治安事件;

  随着公共场所聚众嗑药的人数逐年增多,导致一些城市的街头随处可见瘾君子们丢弃的针头——这非常容易扎伤其他人。

  同时脚脱抖,支持这项议题的政客们还拿出了大量数据来证明——当今形势下,如果还以“零毒品社会”为目标,只专注于惩罚手段来控制吸毒者的话,是非常不现实的,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有害的——因为有限的警力根本无法遏制吸毒人数的快速上涨,而对吸毒者甚幻战的严厉惩罚,又会迫使他们转初牺向更危险的用药行为,或者参加有组织犯罪。

  简单点说就是~美国的吸毒者量实在太大,光靠打击惩处,起不到什么效果;而且,无论何时何地,这些瘾君子们,只要一犯瘾,就算玩命,他们也是要吸的。

  不如把他们集中起来,找个干净暖和还安全的地方,由专人指导和监管他们嗑药。

  这样一来,不仅有助于避免很多不必要的死亡;而且他们有了固定地点后,也就不会天天在街上,如丧尸一般的晃荡,影响周围的邻居,扰乱社会秩序了。

  很明显,有关毒品议题,美国等西方国家,愈发“躺平”——从七八十年代的严厉打击,竟然发展到了如今要心平气和的选择与毒品去“和平共存”。

  美其名曰——“将毒品对公共安全以及人民健康的冲击,控制在社会运作负载允许的范围之内”。

  尤其是美国,这个长期以来的世界第一大毒品消费国,坐拥着比例最高的吸毒人群,其中的大多数,进去就出不来了。

  而要想打赢毒品战争,唯一的办法是要动用国家的力量,在全社会形成无毒环境,把吸毒定义成绝对的政治错误,并让这种理念深入人心。

  显然,这需要数届靠谱的、有责任心和强大执政能力的政府,花上相当长的时间,接力完成。

  老实说,上届的“懂王”,在打击毒品泛滥方面还是挺认真的,一直要求“对毒贩判处死刑”,并敦促美国国会以立法的形式,来加强对毒贩的量刑。

  事实证明,跟其余的那些“再次伟大”的治国方案一样,各种“毒品零容忍”的计划,最终都随着政府的换届,不了了之。

  以如今美国政府那拉跨的执行力,美国内部的各种撕裂和矛盾,全面禁毒战争已经愈发难看出什么胜利的希望,可能神仙都救不了了。

  于是,纳税人莫名其妙地“被出钱”,由政府牵头,把吸毒者们聚集了起来,帮助他们温暖舒适安全干净地“科学”嗑药——起码眼不见心不烦。

  有必要简单解释的还有,美国的一些吸毒者,并非如同像咱们想象的那样,一开始就是在自己作死。

  地球人都知道,美国的医疗保障体系非常差。那些买不起医保或者只能买便宜医保的美国人,有了毛病往往得不到及时救治,只好使劲忍着。

  这方面,很多美剧和电影中,也都有体现——橱柜上摆着很多五颜六色的药瓶子,头晕、失眠、心情不好等等都要来上那么几粒,就跟咱们吃钙片似的。

  这些“止痛片”,虽然几乎都含有违禁的鸦片成分,但在美国的政策下,又均属于合法出售的药物。

  久而久之,患者可能会转向“劲”更大的毒品,堕落成真正的“瘾君子”,他们的人生和整个家庭也就会因此垮掉;与此同时,医生和药厂则赚得盆满钵满,全程操作却又没有触及任何法律法规。

  根据2018年美国卫生部官网统计,当年全美对鸦片类药物上瘾的人,已经超过了一千万(10.3 million)。

  而且,绝大部分美国人用掉的阿片类药物,都是在美国医院和药店里正规出售的“止痛药”。

  可以说,无论是阿片类药物还是真正的毒品,对于很多美国人来说,已经成了他们不可替代的日常必需品,就如同阳光、水和空气一样。

  然而,即便是当年的大清国,在意识到鸦片的严重危害之后,都能迸发出禁烟的勇气;

  可到了如今的美国,通过资本的运作,美利坚三大药商深度影响着白宫和国会的决策~对阿片类药物的放任,竟然成了美国的“长期国策”。

  至于美国“官办”毒品注射中心究竟在鼓励犯罪还是要“挽救人命”?咱们拭目以待。